人在海外
   海外掠影
   海外拾趣
   故土情深

· 亲 情 1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江阴侨联 -> 海外拾趣 -> 文章内容

亲 情
作者:许 峰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7-8-10 9:28:49  发布人:金麦穗

——记在旅美中的一些生活片断  许  峰
 
    我在当地时间下午五时飞抵罗彻斯特市,这是美国纽约州北部的一个风景秀丽的城市,华人称之为罗城。刚进入机场大厅就听到叫爸爸的声音,目光延音觅去,只见我儿子儿媳、孙女、亲家母及老伴都来了,儿媳肩上还扛着摄像机,全家出动来迎接我这个“大人物”。儿子忙着接下行李,亲家母与儿媳问这问那地不停,孙女儿亲呢地叫着爷爷,我的眼睛湿润了。那份亲情真使人感动,那时的情景终生难忘。
    我是九一年五月初抵美的,直到九四年八月回国。旅美初期在罗城,以后在新泽西州、旧金山和纽约市都居住过,还到许多地方旅游过。美国确实是一个发达、美丽的国家。但我也深切感受到中美两国在种族文化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中国人有着源远流长的文化和她长期形成的民族精神、民族情结,使得中国人特别重视血缘上的亲情,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西方国家所缺乏的。“亲情”这两字看似简单,但却有极大的蕴量与宽广的力量,尽管我在美国有许多的邂逅、许多的结谊,但都处处反映出两国在亲情上的许许多多的差异,这一切是那么深遂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长河之中。
    在旅美的日子里我很喜爱罗城,它是一座风光旖旎的湖滨城市,更受罗彻斯特大学,它风光秀丽,是罗城的一颗明珠,我的儿子儿媳都在那里工作,但我更钟爱一个叫微波·派克(W·P·Park)的小街区。微波·派克是罗大的外国留学生居住区,那里住着西裔、非裔,特别是众多亚裔的各国学子,我家里戏称它为“小联合国”。旅居在迢遥的异国他乡,只要见到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人,即使素昧平生,也会有一份亲近的感觉,如果能听到亲昵的中国话、碰到苏浙沪的老乡更是惊喜交集。正是在微波·派克这一小街区,有着众多的中国学子和他们的家长,我们来往密切得像亲人一样,经常在一起聚谈,开派对,是那样的温馨、友爱。
    我家住的一条叫唐凯斯特路(Doncaster·Road),总共只有数十个住户,我对门住着一对年迈古稀的夫妇,傍晚时分他俩总是互相搀扶着散步,路上见到我们祖孙三代散步时总是微笑着打个招呼,住的日子久了我慢慢地了解到那个老者是从医学中心退休的,他的太太不久以前心脏动过大手术,我刚到美时尚未康复,他们老俩口几乎每天都手挽着手牵着一只小狗在平静的马路上蹲躅,神情显得优闲自得,他们自己有宽敞的别墅和花园,我总以为这两位老人生活得很幸福,但我隐约总觉他俩的眼神很忧郁,平时也看不到他们家中有什么人来往,他俩显示得特别孤独。一次我和他们随便聊了起来,那位老太对我讲,她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多可爱啊!他俩年轻时也为儿女操碎了心,但儿女们长大了,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已很长很长时间没见到儿女们了。她喃喃地讲,你们中国人真好,祖孙三代乐融融地,平时也常看到你们中国相互作客谈笑,可我们不行,我们没有这个“规矩”……她说话时的神情是那样凄清,眼神也令人心酸,啊,一下子我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我们每天散步能看到有那么多的洋老人,有的成双,有的孤独一个在这条路上来回走着,原来这是美国的洋“规矩”。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一个美国朋友,他有一个中国名字叫罗莱弟。讲起我们成为朋友也非常偶然,有一次我全家去中餐馆吃饭,看到一个穿着印有北京大学T恤衫的外国佬,因为北大是我的母校,于是我便上去和他搭讪,很意外,这个美国青年中文讲得很好,他曾在北大进修过中文,原来我们是校友哩。自此以后每逢周末他都来我家作客,熟悉以后他索性把他的一个女友——一个在罗大读书的韩国姑娘也带来了。他俩都爱中国,都起了中国名字,交往几次以后他就坦率地对我讲,他要做一个中国人,中国人有他特有的亲情,甚至他对中国的习俗也很在意,我们中国过春节了他和女友也主动来参加,总之他很喜欢进入我们中国人的圈子,他坦诚地说,虽然他父亲是个大官——一个海湾战争中的现役将军,但自他进入大学后是完全靠自己打工挣钱上学的,好象他跟父母已没有关系,只是在他毕业前夕,父母为参加他的毕业典礼才来过。因为他是学汉语的,对我们中国的风土人情也十分清楚,他十分喜爱我们这一家子,不止一次讲他是中国人。大约九二年夏,他特地来向我告别,说他应聘到台湾大学去教英语了,国为台大工资高,他准备在台湾挣一些钱然后再到南京大学去进修。他抵台后用中文给我写过两封信,都因我生性较懒未复信,我们自此中断了联系,对此我很内疚,直到现在我心中还是沉甸甸地。
    美国人表面上很开放,其实他们内心都比较封闭,一般没有串门的习惯。在路旁你常常可以看到些老美在闲聊,明明在自家门口却不让人进去,即使寒冬腊月的冰天雪地,闲聊的时间再长也是如此。真有话讲不完就到咖啡馆去再聊。因为我是中国人,也不懂他们这一洋规矩,对此我做了一次大傻瓜:
    紧靠我隔壁住着一对五十多岁的老美,男的在柯达工作,女的在医院当护士,平时我修草苹时他也来帮过忙,我在种些瓜豆什么的时候他也会开个小拖拉机来帮我耕一耕,他家的花园特别漂亮,并且用篱笆围好,我从家里楼上俯看下去很美,游泳池周围鲜花怒放,花朵也十分娇娆,品种也很多。他种的瓜果很多,再加上他平时常在我家门口放些鲜花或地头新鲜的蔬菜瓜果之类使我和妻子转上了到他家串门的念头。一次我们在共同修草坪时我禁不住向他提了出来,他听了我的要求后很有礼貌地回答,可以的,在适当的时候会邀请我们的,可是他这一承诺到两年后他死时也没有兑现。
    他死得很突然,大约是九三年八月吧,我和妻正在楼上午睡,突然被楼下妇女的尖叫声吵醒,也听到了敲门声,我和妻匆忙下楼开了门,只见他太太在大声尖叫:出事啦!快救人!这时附近的人都来了,只见他丈夫——我们的紧邻倒在已抽干水的游泳池底。一台小拖拉机压在他身上,我当时搬了张椅子让她坐下,我妻子给了她饮料,她定了一下神,也不嚎叫了,平静地说,他丈夫在家自己动手改装游泳池,她在上班,但打电话多次没有人接,她急忙赶回发现丈夫已俯卧在池底,可能已经死了……,她一边讲一边又禁不住凄然一笑,我妻子按照中国人的习惯不断安慰她。不久警察、法医、电视台记者也来了,出事地点已被警察用线隔开,人们也陆续离去……这事过去大约两三天,他家突然热闹起来,有好多青年人,原来这对夫妇也有三个成了家的孩子。我看他的这些儿孙们毫无悲戚的感情,他们照样喝着他们的啤酒聊天,据他的儿子讲父亲去世后妈妈伤心透了,那个游泳池要填掉,房子也要卖掉,他儿子讲得很平常,象是讲别人家的闲事一样。他们家安葬出殡的那天我收到了他妻子的一封感谢信,称我们为Chinese Good neighbour。意思是中国人,好邻居。
    美国的洋规矩特别多,交谈时有很多禁忌如你不能打听对方的年龄、工资、婚姻,甚至人家的房客都不可随便打听,表面上人与人之间彬彬有礼见面认识与否均得问好,但不象我们中国人无话不谈,有了困难大家也会想办法,帮个忙。在美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象金钱是主要的,亲情和友谊就淡得多了,甚至在家庭内部也是这样。我们这些海外学子的家长们开玩笑说,幸亏我们没有洋媳妇和洋女婿,不然的话我们这些中国老头老太们就苦了。因为按照洋规矩父母住在子女家要付房钱饭钱,如果一方偏袒父母那准得离婚,这决不是什么天方夜谭。但不幸的是如果我们中国人长期生活在美国后不注意用中国文化去教育下一代,我们华厦的子孙就确实会洋化的,这决不是危言耸听,这种悲哀是存在的。
    我儿子系里有个叫彼得的导师,他是台湾人,也常来我家,他也象所有的中国人一样热情好客,有一次他开派对邀请我们全家去作客。彼得的招待很丰盛,他太太是做家务的极温顺的台湾女子,他的盛情接待具有中国人固有的温馨炙热。我特别爱他家的花园,不仅有宽敞的游泳池,且古树参天,花卉间杂,他家的花草在阳光的爱抚下显得葱葱郁郁,十分繁茂,大片的草坪修得煞是齐整。更使人惊奇的修草坪居然是他儿子干的。当我对他的儿子的割草技巧赞誉有加的时候他却淡淡的说了一句令我惊讶得目瞪口呆的话来:“那是掏钱买来的”。原来彼得老弟有一子一女,都在美国念高中,儿子女儿在金钱方面很精明。女儿周末在家做clean(清洁)工每小时父亲得付她十美元,儿子修草坪每小时得付十五美元,当我了解这些内情后觉得彼得先生已彻底地西化了,连家务劳动也彻底地商品化了,这种美国式的价值观我实在不敢恭维。
    值得庆幸的是在美的华人无论他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都已经注意到这种文化上的差异,都在竭尽全力地保存我国固有的民族美德,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大陆去美的新移民尤为明显,如在八十年代末刚去美的学子当时唯恐自己的子女不会讲英语而过早地将子女送入美国学校就读,当时西化的速度很快。但到了九十年代以后凡是有华人的地方都有中文学校,而且一般都采用大陆教材,我的两个孙女儿虽说都是美国人,但她们读是双语,都进入中文学校并系统地学习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
如今那个令我眷念的罗彻斯特市,罗大的微波·派克已在迢遥万里之外,今天当我看到家乡已建造了世界上一流的江阴公路长江大桥时,我常常会回忆起旧金山金门大桥畔的情景,她使我回想起在纽约驾车飞驰在称为sky way(空中之路)的曼哈顿大桥上的情景,这一切的记忆如今也都留在我一帧帧记载美好时光的照片之中了。
    在写完这些旅美生活片断时,我要说一句,美国的现代化确有她独到的一面,我们在学她的长处时也要看到与我国国情差异的一面。我虽然对西方文化感到不适应,无意去贬低她的进步之处,但希望我们能保持和发扬中国的优秀文化和优良品德。就我一家而言,我们常常感谢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政策,由于这一政策的实施我们这一对普通的教师得以走出国门,我们不仅增长了见识,而且对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也有了比较和鉴别,值此江阴市留学人员亲属联谊会举行征文活动之际写下这篇追记以纪念。
      注:许锋先生的儿子许雷,获美国工商管理、生物化学双硕士学位,在美国默克公司工作多年,1999年被聘为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1年被聘担任深圳信泰药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江阴市归侨侨眷联合会 地址:江阴市澄江中路9号 电话:0510-86860853 传真:0510-86860853 邮编:214431
苏ICP备07034421号